李世民评价李建成(李建成为什么输给李世民)

[太子李建成重生耽美李建成死后因怨气太重不能]
如此仅图虚名而受实害的事,陛下为甚么要干呢?」不久,正逢中原数州暴发了洪水,封禅之事从此停止。贞观七年(633),魏征代王?为侍中。同年底,中牟县丞皇甫德参向太宗上书说:「修建洛阳宫,劳弊百姓;收取地租,数量太多;妇女喜梳高髻,宫中所化。
天下安宁还能心怀忧惧,岂不是很难吗?”其实,创业与守成,打天下与治天下,是历史上经常被讨论的有关君道政体的一个重要话题。辩证地看,创业与守成同样是艰难的。创业时期的出生入死,需要顽强的意志和坚韧不拔的精神。
唐初政治家。今河北晋州人。少孤贫,曾出家为道人。隋末参加瓦岗军,李密败,降唐。归唐后跟随李建成,为太子洗马。太宗即位后,任谏议大夫。后任秘书监,参预朝政,封郑国公。魏征与李世民是封建社会中罕见的一对君臣:魏征敢于直谏,多次拂太宗之意,而太宗竟能容忍魏征“犯上”,所言多被采纳。
藉以炫耀功德和国家富强,只有魏征表示反对。唐太宗觉得奇怪,便向魏征问道:「你不主张进行封禅,是不是认为我的功劳不高、德行不尊、中国未安、四夷末服、年谷未丰、祥瑞末至吗?」魏征回答说:「陛下虽有以上六德,但自从隋末天下大乱以来,直到现在,户口并未恢复,仓库尚为空虚,而车驾东巡,千骑万乘,耗费巨大,沿途百姓承受不了。
以此而言,守成更难啊。”太宗总结说:“玄龄当初跟朕打天下,出生入死,备尝艰苦,所以觉得创业难。魏徵与朕一起治理天下,担心朕生出骄逸之心,把国家引向危亡之地,所以觉得守成更难。现在创业时期的困难已经成为往事了,守业的艰辛,朕跟大家一起谨慎面对吧。
这时,有人奏告他私自提拔亲戚作官,唐太宗立即派御史大夫温彦博调查此事。结果,查无证据,纯属诬告。但唐太宗仍派人转告魏征说:「今后要远避嫌疑,不要再惹出这样的麻烦。」魏征当即面奏说:「我听说君臣之间,相互协助,义同一体。
魏征喜逢知己之主,竭诚辅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加之性格耿直,往往据理抗争,从不委曲求全。有一次,唐太宗曾向魏征问道:「何谓明君、暗君?」魏征回答说:「君之所以明者,兼听也,君之所以暗者,偏信也。
”太宗点头称善,说:“若不是因为有了爱卿,朕听不到这样的话啊!”君主应该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也同样是儒家治国理念中非常重要的内容。魏徵继承了这种思想,并通过太宗运用到了贞观政治中去。
唐太宗惊奇地问道:“你这是干什么?”长孙皇后说:“我听说英明的天子才有正直的大臣,现在魏征这样正直,正说明陛下的英明,我怎么能不向陛下祝贺呢!”这一番话就像一盆清凉的水,把太宗满腔怒火浇熄了。
之所以没有再提这件事,主要是怕堵塞良谋。李世民东征高丽失败后耳边重又响起自己大言不惭地批评魏征的话,十分丢面子,不得不对群臣说出了“如果魏征在,决不会让我有今天”的反省话,一边承认错误,一边又下令重修了魏征墓,并且让魏征的儿子承袭了国公的爵位。
爱恨交织的情愫,两人虽然明明很爱对方却因为世俗的原因未能在一起经历种种磨难和历练使两人坚定了爱情的信念大圆满的结局我最爱
为何说很难呢?”魏徵进一步作了发挥,说:“看看自古而来的帝王,在忧患危险的时候,往往能够任贤受谏。但到了天下安乐之时,必定会懈怠,这样日积月累,问题渐渐出现,最终导致国家危亡。这也就是居安思危的道理所在。
等到战胜了所有的敌手建立了新政权之后,从艰苦的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人,似乎还有想想都后怕的感慨。正如太宗所说,房玄龄经历过战争的艰苦,九死而后生,所以知道创业的艰难。但是,在新政权建立起来之后,如果还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睡大觉,变得骄傲自满,放纵自己的欲望,不再关心人民疾苦,就会引起新的社会矛盾,导致政权的衰亡。
现在郑民之女,早已许配陆家,陛下未加详细查问,便将她纳入宫中,如果传闻出去,难道是为民父母的道理吗?」太宗听后大惊,当即深表内疚,并决定收回成命。但房玄龄等人却认为郑氏许人之事,子虚乌有,坚持诏令有效。
隋炀帝自以为才高,骄傲自信,说的是尧舜的话,干的是桀纣的事,到后来糊里糊涂,就自取灭亡了。”(三)一天,唐太宗得到一只雄健俊逸的鹞子,他让鹞子在自己的手臂上跳来跳去,赏玩得高兴时,魏征进来了。
这也是魏徵的聪明之处。贞观元年(627),太宗刚刚即位,对于为君还充满了疑惑。有一天他问魏徵:“爱卿,你说何为明君,何为暗君?”魏徵听到此问,心中一动,这不正是自己想提醒皇上的话吗。
为什么英明的太宗对死后的爱卿魏徵恨得如此切?据陈寅恪先生考证后分析,在太宗心目中,因魏徵既非山东贵族,又非山东武人,其责任仅是接洽山东豪杰,监视山东贵族及关陇集团,以供分合操纵诸政治集团之妙用。
公元643年,直言敢谏的魏征病死了。唐太宗很难过,他流着眼泪说:“一个人用铜作镜子,可以照见衣帽是不是穿戴得端正;用历史作镜子,可以看到国家兴亡的原因;用人作镜子,可以发现自己做得对不对。
不久,窦建德攻占黎阳,魏征被俘。窦建德失败后,魏征又回到长安,被太子李建成引用为东宫僚属。魏征看到太子与秦王李世民的冲突日益加深,多次劝建成要先发制人,及早动手。玄武门之变以后,李世民由于早就器重他的胆识才能,非但没有怪罪于他,而且还把他任为谏官之职,并经常引入内廷,询问政事得失。
看来万世师表背后同样也是丝丝入扣的名利场争斗。贞观十八年初,李世民君臣在商议是否对高丽用兵时,再次提到已经去世一年多的魏征。李世民自负地说,魏征生前劝他不要东征高丽是个错误,过后很快就后悔了。
贞观十六年(642),魏征染病卧床,唐太宗所遣探视的中使道路相望。魏征一生节俭,家无正寝,唐太宗立即下令把为自己修建小殿的材料,全部为魏征营构大屋。不久,魏征病逝家中。太宗亲临吊唁,痛哭失声,并说:“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
说他不懂得创业的艰难,这是不可能的。但魏徵的政治修养令他比房玄龄更明白这个时候应该关注的是守成、是治国。当然也是因为魏徵没有创业的功劳可居,没有那方面的发言权罢了。关于魏征的几个小故事魏征,字玄成。
魏徵提出的“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这个原则在贞观前期的决策中得到了比较好的坚持,太宗遇事经常会与朝臣们广泛地讨论。而这也是贞观政治风气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贞观十二年(638),有一次大宴群臣,太宗又问道:“诸位爱卿,你们说说,是创业难啊还是守成难呢?”尚书左仆射房玄龄回答说:“隋末天下大乱,群雄竞起。
」最后还强调说:「陛下最近不爱听直言,虽勉强包涵,已不像从前那样豁达自然。」唐太宗觉得魏征说得入情入理,便转怒为喜,不但没有对皇甫德参治罪,还把他提升为监察御史。贞观十年(636),魏征奉命主持编写的《隋书》、《周书》、《梁书》、《陕书》、《齐书》(时称五代史)等,历时七年,至此完稿。
由于魏征能够犯颜直谏,即使太宗在大怒之际,他也敢面折廷争,从不退让,所以,唐太宗有时对他也会产生敬畏之心。有一次,唐太宗想要去秦岭山中打猎取乐,行装都已准备妥当,但却迟迟未能成行。后来,魏征问及此事,太宗笑着答道:「当初确有这个想法,但害怕你又要直言进谏,所以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太宗接书大怒,对宰相们说:「德参想让国家不役一人,不收地租,富人无发,才符合他的心意。」想治皇甫德参诽谤之罪。魏征谏道:「自古上书不偏激,不能触动人主之心。所谓狂夫之言,圣人择善而从。请陛下想想这个道理。
他从容答道:“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人主如果能广泛地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就可称得上是一位明君,但要是只相信一个人的说法,那就不可避免是昏聩的君王了。昔日尧经常咨询下民的意见,所以有苗的恶行他才能了解;而舜善于听取四面八方的声音,故共、鲧、欢兜这些奸臣都不能蒙蔽他的视听。
陆家也派人递上表章,声明以前虽有资财往来,并无订亲之事。这时、唐太宗半信半疑,又召来魏征询问。魏征直截了当地说:「陆家其所以否认此事,是害怕陛下以后藉此加害于他。其中缘故十分清楚。不足为怪。」太宗这才恍然大悟,便坚决地收回了诏令。
魏徵认为,打天下还存在着“天授人与”的机遇,只要顺应时势人心,就一定能够取得胜利;而治天下就必须始终保持谨慎的头脑,不能对个人的欲望有丝毫的放纵,这才是最难的。其实魏徵也是经历过隋末动乱的,只不过在太宗掌权以前,没有跟随他夺取皇位而已。
太宗怕魏征提意见,回避不及,赶紧把鹞子藏到怀里。这一切早被魏征看到,他禀报公事时故意喋喋不休,拖延时间。太宗不敢拿出鹞子,结果鹞子被憋死在怀里。(四)有一次,魏征在上朝的时候,跟唐太宗争得面红耳赤。
唐太宗实在听不下去,想要发作,又怕在大臣面前丢了自己接受意见的好名声,只好勉强忍住。退朝以后,他憋了一肚子气回到内宫,见了他的妻子长孙皇后,气冲冲地说:“总有一天,我要杀死这个乡巴佬!”长孙皇后很少见太宗发那么大的火,问他说:“不知道陛下想杀哪一个?”唐太宗说:“还不是那个魏征!他总是当着大家的面侮辱我,叫我实在忍受不了!”长孙皇后听了,一声不吭,回到自己的内室,换了一套朝见的礼服,向太宗下拜。
魏征简介魏征(公元580-公元643)字玄成,河北晋州人,从小丧失父母,家境贫寒,但喜爱读书,不理家业,曾出家当过道士。隋大业末年,魏征被隋武阳郡(治所在今河北大名东北)丞元宝藏任为书记。元宝藏举郡归降李密后,他又被李密任为元帅府文学参军,专掌文书卷宗。唐高祖武德元年(618),李密失败后,魏征随其入关降唐,但久不见用。次年,魏征自请安抚河北,诏准后,乘驿驰至黎阳(今河南浚县),劝嵛李密的黎阳守将徐世绩归降唐朝。不久,窦建德攻占黎阳,魏征被俘。窦建德失败后,魏征又回到长安,被太子李建成引用为东宫僚属。魏征看到太子与秦王李世民的冲突日益加深,多次劝建成要先发制人,及早动手…
反之,秦二世只相信赵高,最终导致亡国;梁武帝任用朱异一人,才引发侯景之乱;隋炀帝偏听虞世基之言,天下大乱而不自知。这都是反面的例子。所以人君应该兼听广纳,这样才能充分了解各方面的情况,而不会受到一两个大臣的蒙蔽啊。
秦王听了,立刻派人把魏征找来。魏征见了秦王,秦王板起脸问他说:“你为什么在我们兄弟中挑拨离间?”左右的大臣听秦王这样发问,以为是要算魏征的老账,都替魏征捏了一把汗。但是魏征却神态自若,不慌不忙地回答说:“可惜那时候太子没听我的话。
我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征殂逝,遂亡一镜矣。”留有《魏郑公文集》与《魏郑公诗集》,《全唐诗》录存其诗一卷。魏征死后半年,可谓尸骨未寒。因魏征曾经举荐过先后被黜戮的中书侍郎杜正伦和吏部尚书侯君集,称赞他们有宰相之才,李世民便怀疑魏征私结朋党。
因此,他们被称作理想的君臣。(一)玄武门之变后,有人向秦王李世民告发,东宫有个官员,名叫魏征,曾经参加过李密和窦建德的起义军,李密和窦建德失败之后,魏征到了长安,在太子建成手下干过事,还曾经劝说建成杀害秦王。
贞观十二年(638),魏征看到唐太宗逐渐怠惰,懒于政事,追求奢靡,便奏上著名的《十渐不克终疏》,列举了唐太宗执政初到当前为政态度的十个变化。他还向太宗上了「十思」,即「见可欲则思知足,将兴缮则思知止,处高危则思谦降,临满盈则思挹损,遇逸乐则思撙节,在宴安则思后患,防拥蔽则思延纳,疾谗邪则思正己,行爵赏则思因喜而僭,施刑罚则思因怒而滥」。
如果不讲秉公办事,只讲远避嫌疑,那么国家兴亡,或未可知。」并请求太宗要使自己作良臣而不要作忠臣。太宗询问忠臣和良臣有何区别,魏征答道:「使自己身获美名,使君主成为明君,子孙相继,福禄无疆,是为良臣;使自己身受杀戮,使君主沦为暴君,家国并丧,空有其名,是为忠臣。
其中《隋书》的序论、《梁书》、《陈书》和《齐书》的总论都是魏征所撰,时称良史。同年六月,魏征因患眼疾,请求解除侍中之职。唐太宗虽将其任为特进这一散职,但仍让其主管门下省事务,其俸禄、赏赐等一切待遇都与侍中完全相同。
加之又有传闻,说魏征生前曾自录下给皇帝的谏词,给当时记录历史的官员褚遂良观看,更加火冒三丈。他不仅取消了衡山公主许配魏征长子魏叔玉的婚约,而且下令推倒了魏征的墓碑。也就是说,李世民自己砸毁了自己的“镜子”。
如果魏征的行动越过太宗赋予的这种权力,就犯了太宗大忌。魏徵推荐杜正伦为相,而杜正伦出自山东之盛门,则太宗赋予魏徵监视山东贵族之作用消失,转过来有联合山东社会文武两大势力之嫌疑。侯君集这人在两唐书本传虽没有详载其家世,只说他是个武将,据陈先生考证,候君集与太宗都属于六镇胡汉关陇集团,史书上说,他的才能出将入相没有问题,魏徵举荐杜候二人,等于集合了当时东西文武三大社会势力,而他自己身为其枢纽,这是太宗最不能容忍的,幸好这些事暴露在魏征死后,否则后果也是个现行,新唐书魏征传中所说“停婚仆碑”这样的惩处应该算是轻的。
要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秦王听了,觉得魏征说话直爽,很有胆识,不但没责怪魏征,反而和颜悦色地说:“这已经是过去的事,就不用再提了。”(二)有一次,唐太宗问魏征说:“历史上的人君,为什么有的人明智,有的人昏庸?”魏征说:“多听听各方面的意见,就明智;只听单方面的话,就昏庸(文言是‘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陛下身经百战,历经重重危险,才打下今日江山,这么说来自然是创业更难。”魏徵回答说:“帝王刚开始创业的时候,都是天下大乱。乱世方显英雄本色,也才能获得百姓的拥戴。而得天下之后,渐渐有了骄逸之心,为满足自己的欲望不断滥用民力,最终导致国家衰亡。
魏征简介魏征(公元580-公元643)字玄成,河北晋州人,从小丧失父母,家境贫寒,但喜爱读书,不理家业,曾出家当过道士。隋大业末年,魏征被隋武阳郡(治所在今河北大名东北)丞元宝藏任为书记。
魏征的明君暗君之别,创业守成之辨“为君之道”最重要的还是如何治国,魏徵也深深明白这一点。他总是适时地利用太宗的一些发问,来阐述自己的治国理念,不仅解决了太宗的疑难,也达到了规劝的目的。
”他还举了历史上尧、舜和秦二世、梁武帝、隋炀帝等例子,说:“治理天下的人君如果能够采纳下面的意见,那末下情就能上达,他的亲信要想蒙蔽也蒙蔽不了。”唐太宗连连点头说:“你说得多好啊!”又有一天,唐太宗读完隋炀帝的文集,跟左右大臣说:“我看隋炀帝这个人,学问渊博,也懂得尧、舜好,桀、纣不好,为什么干出事来这么荒唐?”魏征接口说:“一个皇帝光靠聪明渊博不行,还应该虚心倾听臣子的意见。
魏征一死,我就少了一面好镜子了。”“夫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今魏徵殁,朕失一鉴矣!”——这堪称对魏征人生价值的最佳注释。
元宝藏举郡归降李密后,他又被李密任为元帅府文学参军,专掌文书卷宗。唐高祖武德元年(618),李密失败后,魏征随其入关降唐,但久不见用。次年,魏征自请安抚河北,诏准后,乘驿驰至黎阳(今河南浚县),劝嵛李密的黎阳守将徐世绩归降唐朝。
大唐之太子建成
太宗便下诏将这一女子聘为妃子。魏征听说这位女子已经许配陆家,便立即入宫进谏:「陛下为人父母,抚爱百姓,当忧其所忧,乐其所乐。居住在宫室台榭之中,要想到百姓都有屋宇之安;吃着山珍海味,要想到百姓无饥寒之患;嫔妃满院,要想到百姓有室家之欢。
」还有一次太宗得到了一只上好的鹞鹰,把它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很是得意。但当他看见魏征远远地向他走来时,便赶紧把鸟藏在怀中。魏征故意奏事很久,致使鹞子闷死在怀中。贞观六年,群臣都请求太宗去泰山封禅。
以此而言,二者相去甚远。」太宗点头称是。贞观二年(628),魏征被授秘书监,并参掌朝政。不久,长孙皇后听说一位姓郑的官员有一位年仅十六七岁的女儿,才貌出众【】之内,绝无仅有。便告诉了太宗,请求将其纳入宫中,备为嫔妃。
”群臣都贺:“陛下能这样想,真是国家之幸、百姓之福啊!”而贞观十五年(641),太宗再次提出守天下难易的问题,魏徵说:“守业很难啊。”太宗反问:“只要任用贤能之人,虚心接受进谏,不就可以了。
况且陛下封禅,必然万国咸集,远夷君长也要扈从。而如今中原一带,人烟稀少,灌木丛生,万国使者和远夷君长看到中国如此虚弱,岂不产生轻视之心?如果赏赐不周,就不会满足这些远人的欲望;免除赋役,也远远不能报偿百姓的破费。
以前秦二世居住深宫,不见大臣,只是偏信宦官赵高,直到天下大乱以后,自己还被蒙在鼓里;隋炀帝偏信虞世基,天下郡县多已失守,自己也不得而知。」太宗对这番话深表赞同。贞观元年(627),魏征被升任尚书左丞。
[电视剧秦王李世民中李建成喜欢公主?电视剧秦]
李世民找到李渊向父亲承认错误,提出暂时不办婚礼,好让李建成原谅自己,李渊欣然颔首。宇文化及看到李家的局面大为高兴,一个以南北狮比赛为幌子的计划涌上心头。第16集:南北狮大赛如期开始,李建成和李元吉组成的黄狮所向披靡,李世民和珑儿在场下大声喝彩。
第32集:海棠回到魏征家,魏征和胭脂要赶她走,海棠拿出一张纸让胭脂交给魏征,魏征看后大惊,原来那是传国玉玺大印,魏征心头一震,有了这传国玉玺,李建成的太子之位就能保住,可这样就必须把海棠留下。
皇上派李渊出征,并且将世民,魏征和胭脂软禁在宫中。身为朝臣的无忌得到妹妹——皇帝贴身婢女珑儿的密报,称宇文化及已派人去暗杀李渊,无忌飞鸽传书通知了早已在山西集结李家军的李建成,珑儿则前去营救李世民。
宇文成都通过吴姬得到李世民的下落,马上派人赶往黑风寨,打入魏征家的红线得知此事也匆匆赶往黑风林。黑风林中,宇文成都拿若惜作人质,准备羞辱李世民后杀人灭口,李世民虽身受重伤,却将宇文成都吊死在黑风林中自己也昏死过去,这一切被赶到的红线看到,红线没有按照天行的意见杀李世民,只割了宇文成都的人头送给李建成。
魏征代长孙无忌向李世民提亲被拒绝,他找到珑儿说,如果自己不能和心爱的人结婚就出家为僧。一时李家上下哗然,刘文静让李建成跟太原各大寺庙主持打招呼,一律不得为李世民剃度。红线将若惜带回,她坚定表示,如果不能和李世民在一起将终身不嫁。
珑儿向李世民表达自己的观点,说他可以不爱自己,但既然已为夫妻,面子上必须过得去,李世民看到通情达理的珑儿,心中不免感慨。在魏征心中,李世民仍然是大唐君主的不二人选,扶不起的李建成让他头疼。红线无意中发现一封魏征妻子寄来的信,细心的他连忙记下魏妻地址,一个邪恶计划涌上心头。
魏征带着圣旨前来,李渊接旨后十分气恼。李世民被魏征叫走,告诉他说这一仗打不得……第8集:家族会议上,元吉和建成主张揭杆造反,李世民却主张建造宫殿,他把魏征帮他分析的局势讲给大家,李渊连连点头。
若惜痛斥李建成,李建成悔悟马上发兵救父。刘文静骗出天行,交给他一个任务,让天行在李建成必经河面上开闸放水淹死李建成,再跟杨文干杀掉李渊,李世民就名正言顺成了皇帝。李世民和红线身在避暑山庄,得知李建成的10万兵马被水淹,带着精兵强将将杨文干的粮库点燃,城中官兵趁机杀出歼灭了叛军。
见到父皇为自己指婚的夫君竟是这个样子,若惜的心中更加坚定了对李世民的爱。杨广听信宇文化及的谗言,一方面宴请李家父子,一方面派出密使调回三路大军,企图将李家军一举歼灭,珑儿连忙将此事告知哥哥长孙无忌。
宇文化及将李渊欲将儿子送回山西的消息告诉杨广,杨广在饯行仪式上当场质问李渊。第2集:世民带来了魏征,魏征告知瓦岗寨失守的消息,众人哗然。但皇上却不轻信,宇文化及也极力辩解自己没有见到密报。
早有感觉的魏征前来质问红线,红线巧妙应答没让魏征看出破绽,却把刘文静指示囚犯刺杀李世民的线索告之。魏征大惊,连夜赶往刑部大牢,查明真相后将一本刑部花名册递到李世民手上。刘文静无意中得知海棠来到魏家,他将这个消息告诉珑儿,让珑儿把海棠带到宫中请求皇后册封,这样魏征家乱成一团,他就没法安心辅佐李建成。
魏征拿到玉玺急忙面圣,李渊看到玉玺,决定保住李建成太子之位。若惜和珑儿找到皇后,让皇后求皇上把太子之位给李世民,被赶来的李建成听到,李建成对若惜怀恨在心。李世民想找父皇遇到若惜,他求若惜建议皇后让李建成做太子。
第38集:珑儿偷偷见若惜,告知李渊要将李世民问斩,若惜要珑儿多留李世民一天。回家后珑儿想办法将李世民灌醉。若惜向李渊求情,李渊心有所动。李渊下令抓拿刘文静,胭脂找到魏征,魏征将胭脂送进大牢。
第35集:红线在李建成身边渐渐得宠,李建成向若惜表示要娶红线为妾,若惜伤心。天行利用风筝和红线接头,这一切被魏征看在眼里,魏征决定再给红线情报,刘黑闼大胜。李渊为刘黑闼愁眉不展,刘文静和长孙无忌借机为李世民洗刷冤屈。
第6集:魏征让李家军以办婚事为由撤回太原,并做好准备,李渊依魏征之言去见杨广。李渊向杨广提出回山西筹办公主婚礼之事,得到杨广的赞同,于是李家连夜赶往太原。若惜骑马追上李世民,二人相见难舍难分。
危急时刻建瓴代若惜披上盖头,李世民和若惜借机逃离。宇文成都看到建瓴顿时明白,连忙下令追杀李世民和若惜。这时李建成及时赶到射瞎宇文成都一只眼,3人策马逃离行宫,但李建成身受重伤。天下大乱,李渊没了主心骨,李元吉和诸多王侯主张他出兵造反一统天下,李渊举棋不定晕倒在地。
李世民得知刺杀真相将刘文静打入大牢,李建成却把刘文静放回来。就在魏征要把海棠赶走的当天,珑儿突然来访,准备带海棠进宫,魏征一时愣住。第30集:李世民在红线面前表达出自己对窦建德的钦佩,这些日子跟李世民打交道,红线心里不由的喜欢上了李世民。
第1集:皇宫的大竞技场内,隋炀帝杨广当朝国公李渊的次子李世民战败,李渊意识到将大祸临头……在奸臣宇文化及的挑拨离间之下,杨广认定李家父子是故意为之。恰巧此时西突厥派使臣请求皇帝封王,杨广在宇文化及的极力“推荐”下,顺水推舟将这九死一生的重任交给了李渊,李渊明白这是奸臣宇文化及的诡计。宇文化及将李渊欲将儿子送回山西的消息告诉杨广,杨广在饯行仪式上当场质问李渊。第2集:世民带来了魏征,魏征告知瓦岗寨失守的消息,众人哗然。但皇上却不轻信,宇文化及也极力辩解自己没有见到密报。皇上派李渊出征,并且将世民,魏征和胭脂软禁在宫中。身为朝臣的无忌得到妹妹——皇帝贴身婢女珑儿的密报,称宇文化及已派…
杨广欣然答应了世民的要求,宇文化及无奈跟着世民一起回到山西太原。李世民将刘文静从大牢救出,杨广欣然答应了世民的要求,宇文化及无奈跟着世民一起回到山西太原。宇文化及派出4名暗杀宇文恺的刺客被李世民杀死,宇文化及的计划流产。
若惜决定游走四方为父报仇,求爱不得的珑儿也决定一起前往。窦建德率军跟宇文化及的部队艰苦鏖战勉强获胜,宇文化及服毒自尽,宇文成都仓惶逃窜。李建成和李世民率两路先锋向江都方向奔来。第23集:窦建德被李世民和李建成杀死,窦建德死前将红线托付给天行,复仇的种子在红线心中种下。
若惜忙去见李世民,可李世民却没见若惜,因为她应是自己嫂子。建瓴夜见杨广提出改诏让若惜嫁给李世民,杨广答应了建瓴请求。刘文静找到李元吉,提出让他举兵,李元吉同意。看到若惜留下字条李世民痛苦万分,魏征让李世民明白,现在不是儿女情长而是建立功业。
李元吉拿着皇上的尚方宝剑要杀掉宇文化及,他趁两个哥哥不注意偷拿宝剑离去。当李元吉按照刘文静的办法,将宇文化及拖到大街上斩首示众时,李世民和李建成及时赶来,避免了这个重大失误。第18集:胭脂在狱中和魏征演戏,让疑心颇重的杨广更加信任宇文化及。
第28集:珑儿及时出现,阻止了程咬金等人鲁莽行动。李建成想探望李世民被魏征阻止。红线主动找到李建成,告之自己可以为李世民解毒,这样一来兄弟二人的冤仇就可以化解,李建成欣然同意。红线打着太子府的旗号前来为李世民看病,用一颗解药救活了李世民,秦王府上下一片欢腾。
李建成得知自己还是太子甚是欢喜,他和李世民在玄武门前立誓,永不自相残杀。第34集:红线用美色吸引李建成,这一切都被若惜看在眼里。红线建议李建成派元吉攻打刘黑闼被采纳。海棠把魏府弄得鸡犬不宁,魏征无奈。
李建成在父亲紧逼下主动放弃太子之位,魏征请出若惜,若惜拿出全部家当送到宫中贿赂李渊身边贴身太监裴宿,让他替李建成说话。得知此消息的李世民极力反对父亲立自己为太子,连夜派珑儿面朝母后,可李世民部下却苦苦哀求珑儿不要去,珑儿不为所动向金銮殿走去。
第5集:李世民得知此事大惊,魏征献计让他抓住公主若惜相要挟。长孙无忌向杨广进言,请求撤回三路大军,杨广不但不听,还派御林军围住了李府;情急之下李世民独闯皇宫,杨广无奈才取消先前的决定。
李世民用掉包计救出魏征,宇文化及让儿子赶去江都布置重兵。李元吉将父母帮其订婚的消息告诉李世民,李世民极力反对,李渊将他软禁家中,李世民担心若惜。关键时刻珑儿帮李世民逃脱去救若惜,可被赶来的李建成和李元吉挡住去路。
严刑下魏征承认自己是和李世民接头,宇文化及认为自己拿到有利证据,杨广却比他知道的更多。宇文化及没想到自己中了魏征的伎俩,杨广将两人一起打入大牢。杨广将对宇文化及的处置权交给李渊,李世民悟出此事可能是魏征计谋。
群龙无首,李母窦氏挺身而出,挥着自己连夜缝制的大唐旗帜,宣布李家军发兵造反。第22集:宇文成都将城门紧闭试图翁中捉鳖,李世民独自力闯城门引开官兵,李建成趁机带若惜逃离,宇文成都气急败坏要杀李世民,李世民跳海从水路逃走,窦建德打进江都城。
太原李府,魏征和刘文静谈笑风生指点着当今局势,李渊这才明白,二位军师叛逃是假归来是真。魏征和李世民主张等窦建德拿下江都再攻打,李建成找到李世民怒斥,李世民据理力争,这一切被报仇心切的若惜听到产生误会,当即做出“人头招亲”的决定,不管谁,只要拿着宇文成都的头来就嫁给他,李世民心如刀割。
第10集:建瓴将宇文化及绑架自己一事告知了杨广,杨广大为光火的将宇文化及大骂一顿,然而宇文化及却不以为然,因为他早已安排下了杀手准备半路劫杀世民和宇文恺,然而世民也早已想到宇文化及这一招,将刘文静从大牢中救出,刘文静向世民支招让他此次带上一个人,方能确保安全,这个人就是–宇文化及。
第1集:皇宫的大竞技场内,隋炀帝杨广当朝国公李渊的次子李世民战败,李渊意识到将大祸临头……在奸臣宇文化及的挑拨离间之下,杨广认定李家父子是故意为之。恰巧此时西突厥派使臣请求皇帝封王,杨广在宇文化及的极力“推荐”下,顺水推舟将这九死一生的重任交给了李渊,李渊明白这是奸臣宇文化及的诡计。
李元吉要杀魏征祭旗,派人四处寻找魏征。李世民得知只有再世鲁班宇文恺可以在百日内建成宫殿,他决定前去寻找。为了安抚四弟,他说7天后如果自己还没回来,就同意李元吉造反。珑儿跟着李世民来到军中大营,原来为了保证魏征和胭脂不受伤害,他将两人藏匿于此。
若惜这么做是为了李世民,李世民心里明白。刘文静将一份真情报告诉了红线,红线明白刘文静要对付的不是刘黑闼,而是太子大军。但这逃不过魏征的法眼,最终胜利的还是李建成。红线砍下刘黑闼人头摆在李渊面前,李渊嘉奖红线,李建成趁机向父皇提婚,李渊将红线许配给李建成。
天行被李世民抓到,红线新婚当天,李世民押着天行的囚车挡住了红线的去路。第37集:李世民用红线不跟李建成结婚的条件换天行性命,红线说要是天行死了,她嫁入太子府后会让若惜生不如死,李世民只好将天行放掉。
天行仍阻挠迎亲队伍,红线含泪将天行杀死。这时若惜失踪,魏征帮李世民找到若惜,说若惜已被毁容,李世民大怒一箭射死红线,这一切全是魏征圈套。李世民杀了太子妃,李渊下令国法惩治,窦氏为李世民求情被李渊软禁,李世民不顾一切看望母亲,表达自己归隐山田的想法,窦氏含泪点头。
第31集:胭脂找到魏征大诉苦水,两人商量出一个计策。叛军铲除,李世民有功,李渊对李建成十分失望。胭脂以死相逼,皇后无奈只好将胭脂许为魏征正室,将海棠母子赶回老家。魏征和刘文静确定红线是从中挑拨之人,让窦建德部下亲自认红线,窦建德旧部为了保住公主一致矢口否认,李世民将窦建德旧部全部放掉。
李世民连夜进入太子府,试图说服若惜跟自己私奔,可从大局考虑的若惜,为了李世民的安危毅然拒绝了他的要求。面对前来安慰自己的珑儿,李世民决定和她结婚。良辰吉日,两对新人两两相望。第26集:李建成对若惜和李世民的感情耿耿于怀,新婚之夜逼若惜发誓,若惜心中在滴血。
就在李建成指挥部队大战瓦岗寨的时候,李渊中埋伏,幸被及时赶到的世民救下。建成大败瓦岗叛军的消息传到宫中,杨广为了自己的江山,听从了无忌的建议,让杨李两家联姻,把公主嫁给了李建成。第3集:生性纯真、自有主张的若惜公主,听到父皇为自己指婚之事十分不满。
一切都按计划行事,众人兴奋设想着宇文化及最终将杨广杀死。出狱后的宇文化及果真大得杨广赏识,李渊和长孙无忌笑而不言,回家后的李渊无意提起当初无忌提亲一事,珑儿按捺不住说出自己的身份,李渊和窦氏得知甚是高兴,决定马上替二人订婚。
第11集:宇文恺突然中毒病倒,李世民独自照顾宇文恺,魏征看出李世民用计,原来宇文恺中毒是假,躲避追杀是真,工程顺利开工。宇文成都率领部下将粮仓烧光,整个太原将无粮可用势必影响工期,魏征将全城粮食全部收到帐下统一配给分发,同时让刘文静紧急在东都找粮。
第21集:若惜坚持要跟杨广一起死,杨广把若惜委托给建瓴。宇文成都亲手将杨广缢死,若惜把深深的仇恨铭记在心。李世民力闯行宫救公主,宇文成都手下闯进公主楼,扔给若惜凤冠霞帔,说宇文成都今晚要跟若惜成婚。
刘文静主张立李世民,魏征认为应该是李建成。李建成坐不住了,他跟元吉串通设下一计。天行鲁莽行刺刘魏两位大人,被红线制止,红线说自己想利用这个机会打入李家内部见机行事。就在李渊和窦氏决定以抽签决定太子的当晚,元吉突然告之李世民,听说宇文成都在黑风林,想念若惜心切的李世民不顾一切向黑风林奔去。
当若惜和李世民力尽万难相聚,准备大隐于世的时候,李建成手持宇文成都的人头得意洋洋向他们走来。第25集:李世民找李建成理论,两兄弟为此动手,李母窦氏及时出现教训李世民,只有让李世民让出若惜才能保得大唐安宁。
李世民和元吉请战,魏征抢先替李建成请战,李渊把帅印交给李建成。魏征骗红线拿走假情报,李世民担心李建成,派得力干将去支援李建成,可李建成把三将赶了回来,若惜要三将做自己的保镖一起出征。第36集:李世民得知若惜要随军出征,劝李建成不要带若惜出征,李建成更坚定了若惜的出征。
李渊在朝上被文武百官的争论吵的焦头烂额,此时李世民托着虚弱的身子走进金銮殿,李世民病愈,大唐上下全都欢心鼓舞,红线在李建成和李世民两边做足好人,她的复仇计划似乎更加容易了。第29集:李世民在金銮殿上向诸大臣陈述奸计之理,魏征得知此讯,立即让太子启程看望李世民,好树立威望。
魏征找到李世民让他选择。珑儿把胭脂放回家一天,魏征和胭脂共度美好的一晚。大堂上,李世民亲手拍下将刘文静处斩的惊堂木,另一边,魏征含泪将胭脂问斩。
若惜冒险闯杨广寝宫寻找虎符,杨广爱女心切顺水推舟把虎符给了若惜。若惜带来三路大军一半的粮食,整个工程得以继续。宫殿顺利完工,杨广赞赏不已。第13集:建瓴建议若惜,既然她如此喜欢李世民,为何不让皇帝改诏书。
李建成大惊,连忙找到若惜,让若惜为了大唐江山去说服李世民。秦王府中,两个昔日恋人再次见面,若惜劝李世民放弃暗杀计划,说如果李建成死了自己将殉夫,李世民大惊。红线派天行以魏征名义请来魏征的妻子海棠,海棠和胭脂一见面大打出手,将魏家闹的鸡犬不宁,魏征将海棠赶回老家。
珑儿在宫门口遇到若惜,得知皇后把大权交到若惜手中时,恳求若惜成全李世民,若惜答应。李建成赶往皇宫的路上遇到红线,两人遭到天行埋伏,红线趁机将偷来的秦王府令箭交给天行。红线按照李世民关照将李建成拉到玄武门,李世民趁机将李建成辞呈撕碎,阻止他辞去太子之位,可李建成心意已定,兄弟二人决定以一场蹴鞠定胜负,最终李世民胜出。
第12集:若惜向杨广提出宽限建宫殿所用期限被驳回,刘文静找到若惜,告之要想得到三路大军军粮必须有皇帝虎符,为了李世民,若惜毅然答应去找虎符。胭脂告之李世民,城内还有一个地方有粮就是李府,原来李元吉为保证家人生活私自扣留一部分粮食,李世民不由分说把粮食充公。
李世民突然回来,刘文静将他引开将公主转移。李世民向江都前行中了瓦岗三王埋伏成了俘虏,途中他机智逃脱。刘文静将若惜送到长安,路上安排李元吉刺杀若惜后嫁祸瓦岗寨。李元吉要对若惜下手时,红线突然出现将若惜救出,红线告之若惜,李世民正赶往江都,若惜听后忙赶去。
此时海棠如愿成了魏征正室,可魏征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和刘文静发觉其中蹊跷,目标一步步移到红线身上。李渊出外避暑,将军杨文干却突然起兵造反,李世民马上赶去救驾,红线挂念李世民也跟去。李建成受到魏征指点,让他等杨文干杀掉李渊再行动,这样大唐江山就落入李建成手中,可魏征却漏算了若惜。
第40集:魏征找到建成,提出自己要跟随世民远走,建成表面同意,但却不肯善罢甘休,连夜和元吉密谋半路伏击世民,吴姬得到此消息告诉了若惜,若惜为救世民连夜赶到皇宫求窦氏,窦氏却说世民临走前会来看望自己,果不其然,魏征驾车把世民送到宫殿,母子见面,相见无语,只有热泪敲打着心房,若惜想到建成的阴谋,不顾一切的要魏征驾车带自己去明德门,用自己的身子唤回了世民的性命,若惜已死,以前的李世民也不复存在,现在的李世民是一个顶天立地,铮铮铁骨的好汉!世民终于承认了珑儿德身份,夫妻二人一起做了一碗包含着仇恨和希望的面,京城大街上,满眼杀气的世民缓缓的走向太子府,魏征,程咬金,无忌等人纷纷聚集到世民身后,复仇的队伍越来越大,预示着一个崭新的大唐王朝的诞生……。
期限已到,若惜本来想跟李建成表达心意,却被李建成莽撞打翻在地,若惜伤心欲绝。魏征得知李建成即将面圣的消息甚是着急,他必须做出一个两难的决定。第33集:魏征哀求胭脂答应自己的决定,胭脂逼魏征重新写了一封婚书。
李建成来到太清观,假借父母名义同意方丈为李世民剃度,就在方丈要下手时,若惜的手镯打在李世民身上,李世民大惊。第20集:在李家,若惜突然晕倒,刘文静示意珑儿下毒,珑儿考虑再三故意将刘文静手中药罐打翻。
第9集:李元吉准备杀掉魏征,魏征拿出李世民血书,血书上让众人再等3天。李世民却惦记着建瓴,他让珑儿去找若惜公主帮忙,若惜公主见到李世民欣喜,两颗心又沸腾起来。若惜公主向皇帝提起建瓴,杨广甚感兴趣,若惜公主趁机让宇文化及把建瓴请来,宇文化及只好把建瓴交给杨广。
刘文静按照魏征计划找到了宇文恺,可宇文恺的女儿建瓴却被宇文化及绑架,刘文静也被宇文化及抓起来。李世民决定先救建瓴,他独闯宇文化及王府被抓受到严刑毒打,最后忍常人不能忍从狗洞爬出。7天过去李世民未归,李元吉和李建成劝李渊起义,李渊决定等世民回来,李元吉和李建成无奈将李渊打昏准备揭杆造反,岂料魏征出现。
第19集:瓦岗三军之一的窦建德之女窦红线,将偷来的玉玺交给宇文化及,宇文化及虽表面不要,也没送还杨广,瓦岗三王欣然颔首。若惜思念李世民决定回太原,三路大军突遭瓦港军袭击,混乱中若惜被红线救走,红线决定用若惜引起李家内讧。
秦王府内,李世民挡住前来捉拿刘文静的御林军,他跟刘文静交错几杯后,亲自把刘文静送进刑部大牢。第39集:在刘文静案子中魏征是主审,在胭脂案中,魏征却是同谋嫌疑,魏征用巧计把刘文静案交给李世民处理,刘文静理当论斩,可这样一来胭脂性命也就不保。
第14集:李建成请公主给自己一个机会,可若惜决心已定,为了让李建成成全自己和李世民,她在李建成面前跪下千金之躯,李建成无奈答应。李建成酒馆买醉,宇文化及送给他一个可以安全下毒的酒壶,李建成犹豫不决,最终还是将酒壶打翻在地。
红线得知后找来一个孤儿串通海棠,让海棠带着魏征的孩子敲开魏家大门。李世民让刘文静停止暗杀计划,刘文静不服,私自找到一个囚犯,重金收买作为刺客,就在他带着囚犯买匕首时被红线看到。蹴鞠大赛上,李建成和李世民拳脚相加,最终李世民获胜,刺客将李世民刺伤后自刎,所有矛头全部指向李建成,岂料传来消息匕首上有毒,刘文静大惊。
李世民见到若惜,在若惜劝说下,李世民抑制不住心中感情,两人拥抱在一起。第15集:魏征猜到李世民躲不过这场儿女情长,独自投奔瓦岗军,李世民既佩服又惆怅。珑儿为李世民做了丰盛晚饭想跟他诀别,李世民在酒醉后说出诏书在自己身上,珑儿偷出诏书想烧掉,最终她还是将诏书还给了李世民。
第27集:李世民借酒浇愁,刘文静提议,让李世民趁李建成不备将其杀死,然后立为太子夺回若惜,世民心动,刘文静告之自己已选好玄武门。魏征准备带李建成去招纳最适合守玄武门的常和,却发现李世民和刘文静先行一步。
他不喜欢公主
第24集:李世民缺席祭祖大典,李渊宣布当朝太子为李建成,元吉封齐王,李世民封秦王。魏征和刘文静喝了断交酒。若惜为了不连累珑儿,独自一人来到黑风林,准备用杨广死的白绫自缢,恰巧碰到来此找宇文成都的李世民。
魏征造访杨广,没了玉玺和女儿的杨广不想接见,看到魏征信后,建瓴让杨广接见。魏征告诉杨广,盗走玉玺之人是宇文化及,杨广不信魏征离去。杨广传宇文化及赴宴,一切都按魏征的计划进行着,宇文化及最终将一尺白绫交到杨广手上。
若惜送来李世民最喜欢的包子,两人亲亲我我起来,这时轮到李世民和珑儿上场,李世民却发现自己的那只狮子不翼而飞,这时两个不知名的人舞着李世民和珑儿的蓝狮子上了场。就在蓝狮即将落败之时,却从狮下射出一只镖打中李建成,众人大惊。
若惜找到红线戳穿他的身份,并找到李世民告之真相,李世民连忙阻止元吉出城,可元吉已策马而去。元吉战胜刘黑闼,在刘黑闼义子刘永身上发现秦王府令箭,李世民顿时陷入危机。李渊大怒,让李世民在7天内证明自己清白否则自动退位。
珑儿将若惜的公主身份戳穿,一时间李家上下哗然,忍着道义谴责的李世民向若惜下跪。第7集:回到宫中的若惜还是不同意下嫁李建成,杨广则极力劝说,无奈若惜情急之下提出,让李家在百日内建造一座宫殿,宇文化及闻听甚为高兴。
就在杨广接见李家父子之时,传来若惜公主失踪的消息。得到消息的宇文化及欲刺杀若惜,是李世民救了若惜,并在胭脂的要求下,若惜被留在府中,化名水粉,两个痴情男女就这样认识了。第4集:李世民和若惜回到魏府,李建成找到若惜,将自称水粉的民女贬斥一番。
一切疑点指向李世民,李元吉怒斥李世民被赶来的母亲阻止,刘文静表示会在3天内找到凶手。若惜找到杨广,请父皇查找凶手,此时世民前来请皇帝收回诏书,躲在屏风后的若惜听闻痛恨交加将诏书撕毁。第17集:魏征被李世民当作瓦岗寨叛军抓了起来,宇文成都却横插一刀要捉拿魏征,还把李世民当作瓦岗寨奸细一同抓起来。
[李建成和李元吉联手,为什么还是输给了李世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